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如果说公链是一片土地,相比用户,开发者们其实更像早期的农民,他们在链上如同「播种」般地部署代码,一点点「结出」各种应用,等着用户能来承包一块「农田」,继续让果实生长下去。Heco生态链上也有这么一群「农民」,他们在区块链技术或市场领域摸滚多年,有人甚至起初就是个用户,深切地感受过其他

  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如果说公链是一片土地,相比用户,开发者们其实更像早期的农民,他们在链上如同「播种」般地部署代码,一点点「结出」各种应用,等着用户能来承包一块「农田」,继续让果实生长下去。

  Heco生态链上也有这么一群「农民」,他们在区块链技术或市场领域摸滚多年,有人甚至起初就是个用户,深切地感受过其他链上应用的不佳体验。DeFi风起,他们碰见了低成本、高效率的Heco,便一股脑将创新的想法和开发经验投入链上部署中。

  紫夜曾在一家期货衍生品出众的交易平台工作,如今,他在Heco开发出的Pliot Protocol正是一款带有衍生品色彩的协议,用户可以使用杠杆超额借贷进而使用资金去做DeFi投资。

  开发者AFK是互联网游戏行业出身,入圈区块链,一度辗转以太坊、EOS等多条公链开发游戏未果,最终在Heco上造出了NFT卡牌游戏NFT HERO,聚起人气。

  Musk和他的同事从传统金融市场转战币圈,一直从事量化投资服务。去年加入 DeFi挖矿大军后,最终被以太坊高额的手续费劝退,他们感受到市场上小资金用户的劣势。Heco链出现后,他们开发出主打单币挖矿的资管产品CoinWind。

  术业有专攻,不同开发者创建的应用各异,但终归汇聚在Heco上,共同组成一个生态,并在其中攫取创业的红利。

  相比2017年做项目的区块链创业者,这波DeFi应用的创造者们不再仅仅聚焦于「币」,如何构建一个有人用的产品更为重要,这关乎盈利能力,更关乎生命力。从以太坊到Heco们,链的设施愈加完善,就愈让开发者需要专注于产品,他们也意识到,透明的链上数据将会成为项目估值重要指标。

  区块链「老手」从Heco再出发

  「我真的只能给你半小时。」采访一开始,Musk就和我们规定了时间,近期,他们的资管产品CoinWind要部署在另一条链上,此外,为逐步扩大用户的收益率,他们要每天在DeFi流动性市场配置不同的LP策略,这些工作几乎占据了一天的2/3。

  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CoinWind主打单币挖矿

  「忙」是Heco社区每个应用开发者都会强调的状态,他们仿佛在追赶一趟高速列车,一分钟也耽误不得。

  去年10月,Heco生态公链诞生,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忙于在这条链上做应用部署的开发者们创造出数百个协议,应用场景覆盖了NFT、游戏、借贷、DEX、稳定币以及资产管理等各种场景,链上生长出24万多个地址。截至4月14日,这些协议锁住了共计76.9亿美元的加密资产,在链上创造出65亿美元的日交易额。

  假如Heco是一片果园,这些数据不过是果子,种果子和摘果子的人是DeFi用户,播种子的人是便是Heco链上应用的开发者们,他们结合着自身的专长,开始在链上勾勒自己的立足之地。

  AFK是卡牌游戏NFT HERO的负责人,从2015年开始,团队里小伙伴就在一起搞游戏开发,手游、页游都做过,但在游戏这块高饱和、高迭代的市场下,他们的作品如海上的一叶扁舟,市场的大风一刮,也就过去了。

  2017年年底,AFK在比特币站上2万美元时听说了区块链,一些创业投资圈的大佬呼号着「区块链会先在游戏和金融领域」落地,「我们就热血沸腾地进来了,开始研究怎么在链式网络上构建游戏。」

  在EOS上,在以太坊上,AFK和成员们都开发过游戏产品,「2018年到2020年间陆续做了几款游戏DApp,火过一阵,但最终没有长久的生命力。」后来的事实证明,金融应用在区块链上释放的光芒更加璀璨。

  开发者紫夜搭上了这场开放式金融狂欢的大篷车。在和团队一起创建超额借贷协议Pilot protocol前,他曾在一家期货衍生产品出色的交易平台工作过,主要负责智能合约和钱包的开发业务。

  离职创业后,他也在以太坊、EOS等链上尝试开发过智能合约,但和AFK一样,做的产品最后无疾而终。倒是那家交易平台的衍生品基因在紫夜身上留下了烙印,他们开发的Pilot中设计了杠杆工具,让用户可以超额借贷,提高资金利用率。

  另一名开发者Musk同样出身于金融行业,2019年从传统证券市场的量化机构和一票同事转入了加密资产市场。去年DeFi热闹起来后,他们开始涌入流动性市场,「早期主要是在Compound这些头部协议上去挖矿,收益率很不错,后面几个月里,越挖越难受。」

  他们尚算有一定资金体量的机构玩家,但也依然被以太坊高昂的手续费逼到望而却步,「高峰时候,一笔就是几百上千元的手续费,太夸张了,小资金的散户根本就别玩了。」

  从以太坊的DeFi应用中撤出后,Musk觉得他们可以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思维,为小白、散户们做一款产品,但很快,又被高手续费这件事儿给挡住了。

  以太坊的高成本和低效率为其本身带上了脚镣,开发者和用户也跟着遭罪。直到交易所公链出现,快捷、低手续费的网络才总算给开发者和用户带新的选择。

  官网数据显示,Heco的TPS能达到500+,出块时间3秒,手续费低至0.001USDT,而以太坊的TPS平均大概在15左右,出块时间15秒,手续费通常在几美元甚至几十美元以上。

  无论是AFK还是紫夜,选择在Heco上重做开发这个老本行,最重要的是这条链上的手续费低、效率高。以NFT HERO为例,「我们每天的链上操作量是几万次,最近的数据是5万多次,这个交互频次要是放在以太坊上,那Gas费就很惊人。」AFK强调,游戏类应用的高交易频次对公链性能的需求最强烈。

  摸准用户痛点 各挖市场需求

  更便捷的底层基础设施找到了,AFK和Musk各自所在的团队开始结合自身专场在Heco链上创业。

  AFK的团队围绕NFT场景首先开发了水浒英雄的卡牌盲盒游戏HERO。在他们进入NFT这个赛道时,这块市场已经在去年的DeFi风潮中有所表现。

  2020年7月,NFT(非同质化代币)市场在交易平台OpenSea的历史成交总金额超9618万美元。人们对这类资产的最深印象来自2017年时的加密猫游戏,到了2020年,收藏品、游戏资产、加密艺术品等等更有体感的场景进入了加密资产世界,以NFT代币的方式进入了市场流通。

  NFT HERO将用户置入了「收集水浒传108英雄卡牌」的场景,用户可以通过抵押资产铸造NFT卡牌,不同的卡牌拥有不同的战力,战力大小又决定了挖出代币的数量。当用户销毁卡牌时,即可赎回他们抵押的资产。

  水浒卡让很多用户想起了小时候小浣熊集卡的童年,「真的,我们许多用户玩NFT HERO,都是从儿时的这个情怀开始的,这些NFT卡牌可以收藏和交易,收藏的用户很多,卖币赚钱被他们放到了第二位。」用户与产品互动的乐趣是AFK不断迭代产品的动力。

  目前,NFT HERO平台孵化的另一个NFT卡牌项目「超级三国」的TVL已达1.2亿美元。

  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超级三国TVL已达1.2亿美元

  1月下旬, NFT HERO上线Heco链后,Musk团队开发的链上资管平台CoinWind也在筹备中。

  谈起创建CoinWind的初衷,Musk回忆,大部分的灵感开始来源于去年在以太坊上做流动性挖矿的体验,「我们最早时,就是各个成员在不同的流动性LP池里挖,大家的资金也是分散的,后来发现,把资金聚合起来,找到稳定的资金池去挖,收益率会更高,当然,最终我们还是被以太坊手续费给劝退了。正好,火币生态链出来了,我们决定在Heco上做个产品,帮助和我们有同样痛点的用户去挖矿。」

  CoinWind就此诞生,这个产品类似于yearn.finance(YFI)这类机枪池,帮助用户自动化地将资金配置进高收益的挖矿池,不一样的是,CoinWind仅为用户提供单币挖矿收益,「这是因为,对于用户来说,单币挖矿操作更简单,收益率更稳定,大大降低了 LP挖矿带来的无常损失风险。」而包括无常损失风险在内LP风险,则由CoinWind产品背后的专业对冲策略和团队开发去承担。

  2月22日,CoinWind决定正式上线,让Musk和团队猝不及防的是市场。当日,BTC从58000美元的高点开始下跌,最低跌至48000美元。「币王」跳水带着整个市场向下波动,DeFi市场也无法幸免,流动性挖矿的无常损失被放大。

  「当天,我们一直在盯着电脑,产品刚上线,既担心产品出问题,也在心疼币价暴跌带来的无常损失,但我们的自动化对冲策略也在生效,上亿美元的资金并没有离开,CoinWind反而成了用户的一个避风港。」一上线,CoinWind相当于经历了一次市场的压力测试,「最终我们顶住了。」

  紫夜和团队创建借贷产品Pilot的过程并不比Musk容易。去年下半年,DeFi爆发让他觉得,开发新产品的时机来了,「我们的开发技术是没问题的,对EOS和ETH链上的开发已经都非常熟悉了。」难住他们的是产品方向,「做市场调研的时候,我甚至去看了一些做数据隐私方向的项目。」

  看了各种应用场景和产品方向后,紫夜思忖良久,决定还是得从自己团队擅长的场景出发,「市场上最多的DeFi协议还是借贷和交易,这是刚需场景,但我们如果还是做个DEX,和Unswap、SushiSwap比,很难具备竞争力。」

  紫夜开始在交易和借贷的用户群中潜伏,了解用户在这两块刚需上遇到了哪些痛点。最终他发现,借贷协议和平台为了保证自己的资金不受亏损,致使用户能贷款的资产总是少于抵押资产,「更多的资产被抵押了,贷出来的资金少,这就会让资金利用率受限。」

  他计划改变这种现状。过去所在交易所的衍生品产品逻辑带给他灵感,将杠杆代币化,可以允许用户超额借贷,增加资金利用率。但同时,另一个问题摆在面前,杠杆的风险率如何配置才最科学?超额借款,用户不还钱怎么办?发生了挤兑如何应对?

  最终,Pilot决定,仅支持3倍杠杆。对于「欠债」问题,协议对用户的资金流通进行了限制,即用户借款后,只能到指定的其他平台里使用,这样就可以保证资金不会无限制地流出。而应对挤兑风险,Pilot使用利率来调整,「比如存款不足时,上调存款利息,同时上调借款利息,吸引用户存款的同时,促使部分用户提前还款。」

  Pilot正式部署在Heco链上供用户使用后,紫夜和团队将大量的时间集中到了产品的维护上,由于超额借贷协议的产品逻辑更为复杂,代码也颇为繁复,「Pilot应该是Heco上代码最复杂的协议,在以太坊上也能排在前面,接口太多就容易埋下安全隐患,前期我们90%的人力都投入到维护智能合约上,以至于前端上线时出现过显示不准确等问题,后续在不断的改进后逐渐稳定下来,现在,我们主要的精力会放在资产安全上,给用户提供最放心的产品。」

  「币」已不是创收关键 产品才是

  目前,这三个应用都已在Heco上稳定运行,成为了垂直板块中的佼佼者。

  本周一,CoinWind已在币安智能链BSC上完成部署,截至4月16日,CoinWind的总TVL已突破16亿美元,据Musk透露,上线两个月,平台的日活用户大概在1万左右。

  同一时间,NFT HERO系两个项目总TVL约1.27亿美金,NFT累计交易总额约670万美金,日均交易额15万美金;Pilot的TVL为5.57亿美元,24小时交易额为1.13亿美元。

  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Pilot的TVL维持在5亿美元上方

  已经有产品为创业团队产生了盈利。紫夜透露,Pilot每天大概有10万到20万美元的收益,这些收益一部分是用户存贷之间的利息收入分成;还有一些是,当Pilot资金经由用户注入到其他Heco链上的DEX后,那些外部产品会给Pilot一些治理代币奖励,「相当于我们也被用户带着去挖矿了。」

  NFT HERO的盈利模式也不难理解,AFK告诉蜂巢财经,平台除了收取用户的交易手续费外,还可以通过预售卡包来获取收入;另外,NFT HERO还开发了一个机枪池矿池,支持用户单币质押,机枪池会去匹配资金做流动性挖矿,由此产生的收益会拿去回购治理代币,为代币实现通缩。

  CoinWind平台的盈利模式也很简单,他们在链上应用中做LP的流动性挖矿,并将收益分发给质押了资产的用户,收取部分资产管理的费用,「大概是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之间。」Musk表示,CoinWind的收入基本能覆盖开发和人力成本,并能结余一部分资金,留作「风险基金」对冲无偿损失。

  目前,这三个Heco链上的产品均未融资,各个团队早期都用自有资金在开发应用。其中,CoinWind一直没有发行自己的治理代币,一些用户将他们称之为「清流」。

  Musk倒觉得大家过誉了,「我们主要是觉得没有必要发币,因为CoinWind是资产管理平台,帮助用户资金去做收益配置的,如何挖掘Heco链上的流动性市场金矿是我们的职责,这决定了用户的收益率能不能进一步扩大,所以怎么调整对冲策略、怎么让产品更易用才是我们这个团队要考虑的事儿,发币反而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紫夜和AFK也认为,发币与否需要结合产品本身去看,即产品场景和逻辑是否需要一个治理代币。三名开发者在分别接受蜂巢财经采访时,不约而同地传达了一个共识,抓住用户需求做好产品,壮大生态,才能更好地反哺发展,盈利便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无论是CoinWind还是NFT HERO、Pilot,三个构建在Heco链上的产品团队都在佐证DeFi给区块链世界带来的新趋势——低成本、高效率的底层公链网络出现后,流动在链上的成千上万的资产价值,最终需要有人使用的产品来支撑,用户和资金的流动,会倒逼着公链网络和DeFi应用做出改进。

  这波牛市的狂潮中依然存在冒泡,但随着时间推移,哪怕寒冬再次来袭,那些能够留住用户和资金的产品便不会被寒潮彻底击倒,因为用户的活跃将带给他们继续进入牛市的能量。

  Heco链上的开发者们

  Heco链上还有哪些协议让你印象深刻?

原创文章,作者:btc365vi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c365vip.com/87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