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集体出走!“区块链”龙头市值蒸发200亿!上交所出手了

来源:中国基金报中国基金报安曼年报、一季报“难产”遭立案调查之后,云南这家享有区块链龙头股之称的上市公司易见股份又迎来上交所的谴责。除了董监高遭到上交所的点名谴责之外,该公司还将面临退市的可能。上交所出手公开谴责易见股份2021年5月18日,上交所就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见股份或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的违规行为,向公司及全

  来源:中国基金报

  中国基金报安曼

  年报、一季报“难产”遭立案调查之后,云南这家享有区块链龙头股之称的上市公司易见股份又迎来上交所的谴责。

  除了董监高遭到上交所的点名谴责之外,该公司还将面临退市的可能。

  上交所出手

  公开谴责易见股份

  2021年5月18日,上交所就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见股份或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的违规行为,向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作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决定。

  目前,上市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已经结束。易见股份是沪市唯一一家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的上市公司。

  上交所表示,对于易见股份未按期披露年度报告的重大风险事项,上交所始终密切关注,事前多次发函,明确监管要求,督促公司及时披露年度报告编制进展,充分提示不能按期披露的风险。易见股份未按期披露年度报告后,上交所按照自律监管“三及时”原则要求,快速启动纪律处分程序,对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严肃追责。

  目前,根据相关规则要求,易见股份已经停牌,若其在一定期间内仍无法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上交所将依规对其实施退市等相关处理。

  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年报一季报双双“难产”

  5月14日晚间,易见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1年5月14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4月28日,易见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可能无法按时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一季度报告。这意味着,易见股份的年报及一季报或将“难产”。

  据了解,易见股份原定于2021年4月30日披露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以及2021年一季度报告,截止公告日,公司多项会计科目函证回函比例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达函证总金额20%,导致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

  同时,易见股份还披露了相关风险,根据上交所的相关规定,公司如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前述期限届满的下一交易日(2021年5月6日)起停牌。

  除了停牌外,还有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如公司股票在停牌2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的,则公司股票将在停牌2个月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披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并自下一个交易日复牌,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如公司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2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的,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

  4月29日,上交所火速对易见股份下发问询函。上交所要求易见股份在财务状况、信息披露、内部控制等方面进行核实并予以披露。紧接着云南证监局对易见股份采取责令改正措施。

  停牌前连续三天跌停

  股价一年半跌近70%

  作为昔日“区块链龙头股”,易见股份也曾风光一时。在加密货币上一轮周期的高点,2018年初时,易见股份因有区块链业务被称为区块链第一股。

  在2019年下半年,易见股份再因区块链行业利好消息迎来多日连涨。2019年末,易见股份被蒙上财务造假疑云,股价连续大跌,股价已从2019年11月高点,跌近70%,市值蒸发200亿。

  值得注意的是,易见股份于4月28日午间披露公告后,其股价大幅下杀逼近跌停,午后封死跌停。也就是说在停牌前,易见股份已经连续三天跌停,创下近7年来新低5.93元/股,市值3天蒸发近25亿元。目前该股最新总市值为66.56亿元。

  总裁、财务总监、监事相继辞职

  4月27日,易见股份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财务总监肖琨文先生提交的辞职书,因个人原因,肖琨文先生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财务总监的职务,辞职后肖琨文先生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时,当日公司监事会收到公司监事吴育女士提交的辞职书,因个人原因,吴育女士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监事会监事职务,其辞职申请自送达监事会之日起生效。

  无独有偶,2021年3月24日,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公司董事、总裁吴江先生提交的辞职书,因个人原因,吴江先生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以及公司总裁的职务。

  此前,1月5日,阚友钢向易见股份董事会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的职务。3月15日,易见股份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冷天晴辞职。

  云南国资委“踩雷”

  年报难产,意味着易见股份4个月后面临退市风险,但原第一大股东早已成功套现离场。

  2012年,自然人冷天辉控制的九天控股(原名云南九天工贸有限公司)入主易见股份(彼时名为禾嘉股份)时,收购易见股份23.57%股份,仅耗资3.1亿元人民币。随后云南九天经过多次大大小小的增持,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持股4.28亿股,占总股本的38.11%。

  截至2020年12月底,易见股份原第一大股东九天控股所持38.11%的股份,经过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集中竞价交易等方式,减持至10.65%,套现超过26亿元人民币。在剩余的10.65%股份中,还有55%处于质押状态。

  2020年8月易见股份完成了实控人的变更。公司的控股股东将由滇中集团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云南滇中新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

  目前,易见股份控股股东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大股东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六大股东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国鼎投资有限公司均为国有法人。

  与云南国资委一起踩雷的,还有一批股民朋友们。截至去年9月底,仍有股东户数近5.4万户。

  举报/反馈

原创文章,作者:btc365vi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c365vip.com/536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