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是投机工具,垄断现象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还透露了哪些信息

“垄断现象其实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也会推行到其他的支付服务市场主体。”7月8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机构减费让利惠企利民有关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在提及支付市场的违规现象时,范一飞如是说

“垄断现象其实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也会推行到其他的支付服务市场主体。”7月8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机构减费让利惠企利民有关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在提及支付市场的违规现象时,范一飞如是说道。

国新办官网

反垄断将延伸至支付领域

据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介绍,2020年支付系统处理的支付业务金额8195万亿元,是同期GDP的81倍。2020年,银行处理电子支付业务2352亿笔,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8273亿笔。

在服务实体经济以及发展普惠金融方面,支付产业同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范一飞介绍称,2020年,银行业减费让利3568亿元,较2019年增加40%。支付行业各方优化支付服务供给,采取减免商户手续费等措施,向实体经济让利超过百亿元。

而支付机构的让利也将持续进行。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6月25日,央行会同银保监会等联合提出12项降低支付手续费相关措施,涵盖银行账户服务、人民币结算、电子银行、银行卡刷卡、支付账户服务等5方面,初步测算,全部降费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约240亿元。

在谈及此次降费政策对支付行业产生的影响时,范一飞表示,央行将通过制度设计、规则制定等长效措施,来保障支付行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具体包括推动支付产业与实体经济双促双增、优化支付服务市场的结构等举措。

在优化支付服务市场的结构方面,范一飞指出,通过同步降低发卡行、清算机构等成本端收费,来减轻支付服务主体特别是中小支付机构的成本压力。由全产业链共同承担降费的责任,进一步优化支付产业成本传导机制,助推支付服务主体转变提供同质化的服务、以价格为单一竞争要素的经营理念,促进在细分领域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支付服务。

此外,范一飞还提到要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通过完善顶层制度设计,纠正市场垄断不正当行为。范一飞透露,“垄断现象其实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其他机构也有这样的情况。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我们也会推行到其他的支付服务市场主体”。

不仅如此,范一飞还强调要更好地发挥清算机构的作用,逐步形成网络支付等各个场景下行业协调、可持续的定价体系,加快支付服务供给结构性改革,优化牌照资源的管理。

在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看来,范一飞的讲话内容传递的最重要信息,在于支付当前实际存在的问题已经被监管层注意到,并做过实际调研,未来将从实践上真正引导支付行业向着高质量可持续方向发展。

王蓬博指出,支付行业价格机制改革的方向已经定下,中小支付机构将有更大利润空间,必然将助推支付服务主体在细分领域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支付服务。

重申比特币是投机工具

除了介绍支付行业的相关情况外,范一飞还在会上针对央行维护金融安全稳定这一方面,重申了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看法,并介绍了央行数字人民币的相关情况。

范一飞认为,数字货币发行主体可以分成私人数字货币以及央行数字货币。其中,私人数字货币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币等,也包括推出的各种所谓“稳定币”。而这些货币本身已经成为一个投机性工具,市场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潜在的风险。同时,也成为一些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

范一飞直言,一些商业机构所谓的“稳定币”,特别是全球性的“稳定币”,有可能会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清算体系等带来风险和挑战。“我们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担心的,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私人数字货币是不是作为货币信贷存在,我们还在观测和研究。”

另一方面,对于央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范一飞介绍称,央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批发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商业银行等机构类主体发行,多用于大额结算;另一种是零售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公众发行,可以用于日常交易。

范一飞表示,大多数研究认为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不会对现有金融体系产生影响,而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会不会削弱货币政策、会不会加剧银行挤提等,争论比较集中。“目前我们正在试点过程之中,这些数字人民币究竟对货币体系、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带来哪些影响,我们始终高度关注,也努力通过业务、技术和政策设计,确保数字人民币体系对这些宏观方面的影响降到最低。”

同时,范一飞表达了自己对央行数字货币试点的信心。范一飞称,“我们还是有信心把这项工作继续扩大试点面,加大试点范围。我们主要是白名单邀请方式,据我所知,白名单用户已达1000万” 。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讲话内容来看,不论是商业机构推出的“稳定币”还是比特币这样具有代表性的虚拟货币,具备由私人作为发行主体的这一共同特征,一并被认为具有投机性,这也是我国监管对于虚拟货币的又一次表态,与此前态度仍旧保持一致。

“这也意味着对虚拟货币的打击行动仍会持续,结合此前各类政策对比特币的‘围堵’来看,炒作虚拟货币既不符合主流风向,也会给自有资金带来极大的风险。”苏筱芮分析称。而数字人民币以央行作为发行主体,在未来亦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随着央行数字人民币项目的逐步扩容,官方性质的数字货币发展路径日趋明朗,其他虚拟货币的发展空间必然会愈发狭窄。

btc365币投网记者 岳瑜 廖德蒙

原创文章,作者:btc365vi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c365vip.com/504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