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区块链技术NFT为音乐人带来新机遇

作为推动音乐产业以激进方式演变的先行者,格莱美奖得主、音乐人兼制作人安德烈?安若斯(AndréAnjos,艺名RAC)可能考虑让音乐产业与非同质化代币(NFT)接轨。NFT是一种新型区块链技术,通过强制赋予的稀缺性使数字化产品具有收藏意义和高价值,因而发展迅猛。今年早些时候,佳士得(Christie’s)拍卖了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一幅NFT作品,并以6930万美元的成交价打破纪录。几乎

  新型区块链技术NFT为音乐人带来新机遇

  作为推动音乐产业以激进方式演变的先行者,格莱美奖得主、音乐人兼制作人安德烈?安若斯(André Anjos, 艺名RAC)可能考虑让音乐产业与非同质化代币(NFT)接轨。

  NFT是一种新型区块链技术,通过强制赋予的稀缺性使数字化产品具有收藏意义和高价值,因而发展迅猛。今年早些时候,佳士得(Christie’s)拍卖了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一幅NFT作品,并以6930万美元的成交价打破纪录。几乎就在同时,安若斯也因收集与其最新专辑YOU相关的NFT而大赚70.8万美元,比他在之前10年的专辑销售额总和还高。总共算下来,他已在NFT上赚了约100万美元。

  但安若斯对NFT寄予的期望绝不仅限于赚钱。他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变音乐产业的运作模式,特别是层层经纪人、律师和唱片公司老板都要从音乐人的收入中抽成的现状,以及唱片公司提供融资往往是高利贷的问题。

  安若斯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们能重塑音乐产业的运作系统,那么所有这些中间商就要与代码竞争。”他说,虽然唱片公司有许多优点,但长期以来,他们表现得就好像音乐人不配得到公平的报酬。安若斯称:“如果我是一位正在从业的艺人,我会非常害怕,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艺人直接从自己的粉丝那里赚取数百万的收入,与Deadmau5、格兰姆斯(Grimes)和泰瑞?兰兹(Tory Lanez)一样,安若斯也跻身其中。据新闻网站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道,今年2月,贾斯汀?布劳(Justin Blau,艺名3lau)拍卖售出了一张由33个代币组成的NFT音乐专辑,买家可获得限量版黑胶唱片、未发行的音乐以及拥有特殊体验的机会。此次拍卖的总成交价达到1160万美元。由于Spotify和Apple Music等流媒体网站为每次作品播放的付费不足1美分,再加上过去一年的巡演收入减少,艺人的赚钱能力受到制约,而这种有利于艺人的转变或许有助于减缓其影响。

  安若斯卖出的第一个NFT作品名为“大象的梦想”(Elephant Dreams),让他赚了2.6万美元。他说:“要在Spotify上赚到这些钱需要三年时间。”这部试听艺术作品是安若斯与设计师安德烈斯?赖辛格(Andres Reisinger)的合作成果,买家拥有独家验证的作品副本。

  数字音乐咨询公司CrossBorderWorks的创始人薇姬?瑙曼(Vickie Nauman)说,流媒体服务对于大的唱片明星会有用,因为他们的歌曲总出现在播放列表上。她说,小众艺人“真的将举步维艰”,而对于绝大多数普通表演者来说,“这个模式并不适合你”。她称,大多数有长远眼光的唱片公司目前都设有NFT团队,对如何将目标物、视频或歌曲转变为代币进行评估。

  流媒体的兴起始于对纳普斯特(Napster)的反抗,因为该公司允许任何人在互联网上免费上传音乐文件。

  瑙曼说:“每月花9.99美元,一切都可尽情享用,娱乐产业过去就专注于这种商业模式,认为这是让人们远离盗版的最好办法。我们现在正处于摆脱该模式的过程中。”她说,音乐产业往往行动迟缓,而且有官僚作风,但像RAC这样的音乐人有能力跳上新技术的风口,让自己受益。

  她说:“艺术家能够投身新技术领域,并马上为己所用。这就是我对NFT感到如此兴奋的原因。”

  安若斯在13岁时建造了一台基于Linux操作系统的机器。在他看来,开源软件的想法一直很有意义。他说:“我看到了纳普斯特发生的事情,大型唱片公司能够将其关掉,因为它曾是行业衰退的根源。”然后就出现了BitTorrent,允许用户在一个P2P网络上免费下载部分电影和歌曲。安若斯意识到BitTorrent不可阻挡,因为想用它的人太多了。区块链技术让他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他说:“这就是该思路的延续。道理上,他们都一样。”他发现了以太坊及其主持智能合约的功能,也就是在正确条件得到满足后,自动执行相关操作,比如每售出一张唱片时,会在乐队成员之间自动分配收入。这让他着迷。

  他说,在以太坊“你想到的东西都可以做”。“对我来说,灵光乍现的时刻就是‘哦,我们可以重塑音乐产业。’”

  2017年,安若斯通过Ujo Music发布了自己的专辑EGO,使粉丝能够用以太币购买专辑。该专辑同时在iTunes等平台上以美元计价发售。

  区块链之所以能起到这种作用,一个关键要素就是数字化稀缺性的设想。不同于一个能分享上百万次的MP3文件,一个连接到区块链的数字文件附带了关于所有权的完整记录。就像在传统艺术品市场,一个人可能有一张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画作的照片,另一个人可能拥有该画作的原件;虽然两张图都可以挂在墙上,但只有一张值钱。这种确定作品出处的能力使歌曲及数字艺术品具有前所未有的收藏价值。

  这才导致了今天的现象:RAC的一位粉丝花了2250美元,买了他的新专辑YOU的一个副本,该专辑将只有100个副本。虽然买家可以自行制作并销售专辑副本,但这些副本无法被验证为正品,因而不具有同样的价值。

  除收藏价值外,安若斯还利用稀缺数字文件带来的各种可能性,以全新方式制作音乐。对于他录制的作品Circular,粉丝们既可以购买合成的主作品,也可以购买歌曲的某个部分,比如以钢琴或吉他弹奏的部分。安若斯说:“每一层都可以由不同的人所有”,所有者随后可以单独对作品进行修改,但要在他设定的限制范围内,而这些修改会影响整首歌曲。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协作式的重新混音。

  安若斯说:“Circular背后的想法就是这首歌曲并没有一个最终状态。”他说,如果你现在去Asynch Music网站,“你会发现一个与昨天不同的版本”。“这是你在Spotify无法做的事情。”还有一件事也无法在Spotify办到,那就是通过这部主作品赚得83718美元,为这件NFT作品支付的最终价款直接归安若斯所有。

  这样的盈利潜力让安若斯自由自在地实践自己的任何创意。他说:“我感到了巨大自由。我们制定了一个预算,但比较宽松。”瑙曼认为,这种资本会改变音乐人录制新作品和巡演的方式。

  她说:“它真的使艺术家们拥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选择。艺术因这项技术而发展,而这项技术也将因艺术而发展,这才是真正令人兴奋的地方。”

  安若斯说,他对整个音乐产业并无不满,但的确希望改变唱片公司在为音乐人录制唱片提供贷款时要价过高的状况。他录制专辑BOY要花8万美元。他说,这个数额不大,但“为什么贷款利率达到50%?毫无道理。”他称,这种贷款通常是按照“让你永远无法还清”的原则设计。为帮助同行挖掘NFT的潜力,安若斯在今年3月创建了一个名为“6”的数字机构,专门从事非同质化代币业务。

  他说:“一旦我们实现融资大众化,许多其他事情会随之解决。要纠正音乐产业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原创文章,作者:btc365vi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tc365vip.com/433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